荧辰打火机

一颗心充满爱!!

我看见的画面和想象的画面,从不同的角度说,都是happy ending,他们值得。

“Javert带黄色的晶亮眼眸细微地移动着,害得他入了迷。”——《犬与狼之间》
(居然这么早就入迷了吗!)

性转的好处大概是可以光明正大的亲密接触?

是前两天给 @头骨先森想爬墙 的生贺!终于把原图改完了于是发出来。
《犬与狼之间》酒馆剧情

总而言之是关于猫的摸鱼……p1是catboy!javert,p2-3是cat!javert,p4是年轻的让
(顺便我觉得他是黑色猫,虽然画的是银灰色)

和继续@头骨先森想爬墙 的问卷ww
3.这对cp悲伤又绝望的时候
托桑晓得,冉阿让先生出门旅行的说辞并非彻底的借口。那位老人大多数时间都把自己关在屋内,毫无缘由地不叫他的女儿来拜访他。但是他的确出过一趟远门,在一八三三年的冬春之交。
冉阿让的出行并没引起太多注意。那一对天眷的爱侣已经完了婚,他们拥有彼此,已什么也不缺少了;他的存在反而显得多余。
他雇了一辆马车,从巴黎一路向北,然后向西行进。三天之后,他到达了目的地。
冉阿让步履轻柔而缓慢地踏下马车,驻立在街头,带着一种陌生的神气研究滨海蒙特勒伊。
这座城不再是他认识的样子了。医院,学校,托儿所,都关了门;大街上又能见到流浪的乞丐和野孩,在残雪未消的料峭春日衣不蔽体,几个挤作或独自抱成一团瑟瑟战抖,散发着惹人嫌恶的体臭。他听到有间屋子里孩子的号哭声,隔着墙,闷得叫人发慌。
可是他已经不是市长先生;他身上没有多余的钱可以施舍了。
冉阿让又停留了一会儿,然后他慢慢地转过身子,用老年人好似身负重担的疲惫步态,沿着街的一侧走去。
他花了半个小时走到公墓。
迎接他的是全然的岑寂。距离那个鸟语花香的季节尚嫌太早,现在只有常青树负重的枝轻微的喀嚓声,和无名石板上斑驳的无声融化着的白雪。当然,新的生命已经埋在土中,生机勃勃,整装待发,准备向世界昭告自己的诞临;但在旧日往事中逡巡了太久的人,被自己的记忆所困,已经匀不出精力去期盼未来。蜡烛燃到了最后一截,微渺的光已经无法将芒焰传承下去,只有静静地等待熄灭和消亡。
老人费力地蹲下来,伸手去摸着离他最近的一块石板。
“她自由了。”他说。“她结了婚,那是个很好的家庭。没有人会疑心她的身份。她会很幸福。我已经让她从种种过往的束缚中解脱出来。现在只剩下一件事,就是让她在我这里也获得自由。”
他的指头缓慢地在石板上抚摩,好像感受不到冰冷。
“她对我来说是一束光。”他微微笑了一下。“可是她现在已经找到了另一束更灿烂的光,那么我也应该退出她的生活,不能用我过去的黑暗侵扰她了。只不过这是一件很难的事,我只能一点一点地去做,在别人不觉得奇怪的情况下慢慢地离开她,让她自由。她的丈夫已经同意了,保佑他,知道了这一切还能够设身处地体谅我。我保证我会尽力。”
他沉默地注视了墓地片刻,像是在寻找自己还遗漏了什么。
“啊,对了;他死了。”

4.深井冰的时候
巴黎大桥下,游过一群鲨。快来快来数一数,二四……六……
小珂:Papa,你为什么不唱下去了呀?

@头骨先森想爬墙 一起的画手文手问卷前两题!cp日常和糖(因为我第三题迟迟没画)
1.
冉沙的日常是什么啊……他们真的有日常吗……(陷入沉思)
沙威是在一个午后读到那条新闻的。
他才写完了一件案子的公文,将羽毛笔插回原处,随手抓过桌边已经落了一层浮灰的报纸——他忠实的门房太太送上来的。他有点想闻一撮鼻烟,冬日三四点钟的阳光没精打采,总叫人想打盹儿。于是他一手展着报纸,一手伸向前胸口袋取那银盒。
他的视线落到报纸最底下的一格上。然后手僵住了。
那个名字?
沙威困惑地挤起眉头。他微微偏着脑袋,想了一会儿。然后他无声地“啊”了一声,就好像在他直来直去的思绪编制里头翻着了一份积灰的档案,“尤里卡”。
好呀,冉阿让。那家伙。
死了?
沙威蠕着嘴唇,拿手指着,又念了一遍那则短讯。“没有找到他的尸体”。他冲着这个分句皱眉。那不十分保险,他推论道,犯人很可能潜水逃跑,但是档案里头会被盖上“已死”的章子。要真是如此,对那老狐狸来说正是个逍遥法外的天赐良机。
但是当局既已这样决定,怀疑的权利不在他手中。他撇开那个思绪,在座椅上整了整姿势,眯起眼睛。过了一会儿,冉阿让在他的档案库里也是个死人了。
“死法不赖。”他喃喃自语道,把报纸翻了一页。

2.
马德兰给小镇里的每个孩子都准备了圣诞礼物。
沙威对此嗤之以鼻。他站在阴影里头看着小崽子们叽叽喳喳绕着马德兰打转,后者戴着一顶相当滑稽的红帽子(北欧风情),正有点费力地半蹲着,把礼品袋卸到地上。他棕色的卷发沾了雪,面颊红润;孩子们一拥而上的时候,他耐心地让他们不要争抢,人人有份。
这可真是……相当马德兰的作风。沙威抱起双臂,不被察觉地哼了一声。他向来不看好马德兰简直可以称作滥发慈悲的施舍习惯,但今天……
马德兰在笑。那不同于沙威以往见过的礼节性质的微笑,而是真正发自心底的爽朗快意——他嘴角眼角那些时间风蚀出的痕迹像是被无形的手顺着抚过,每一根线条都变得柔软温和。他把礼物一件件交付到那些久久等待的手掌里,抚过孩子们个头高低不一的脑袋,偶尔刮一下某个调皮鬼的鼻子,或是拍拍他的肩膀。有个足够胆大的女孩得到了一个落在眉心的吻。
沙威咬咬嘴唇,想要别过头去。
“——探长!让探长加入我们!”
该死。
而马德兰抬起头,微笑迎面而来,突然间成了只给予沙威一个人的特权;那双棕色眼睛温柔又明亮地注视着他。那让他想起冬日暖炉边的舒适扶手椅,初雪之下潮湿冒着热气的泥土,老旧而仍然牢靠的皮靴,还有辛劳一日推开家门,迎接他的噼啪作响散发暖意的火光。

“如果78版Valjean在土伦有机会动手,会做出什么选择”

就重发一下,注意避让?小心撞车?
(休让×长发RC鲨的办公桌play)